回台灣三週,返回日本也差不多一個禮拜了,還在懶絲。

 

回台灣時,輕輕的去,重重的回。我說的是行李箱,不是體重。

 

體重的發展較悲情.....

重重的去,重重的回。

唉,由瘦入肥易,由肥入瘦比登天難啊!!

而且回台灣最恨的事:只有一個胃。這樣,人怎麼輕?怎麼飄呢?

 

來聽聽我的「甜蜜的負荷」的內容吧。

我扛了黑師傅、福義軒蛋捲、孔雀香酥脆香魚口味、義美小泡芙、萬歲牌腰果、辣味可樂果、科學麵、豆乾、烤花枝(豆乾的好朋友,紅紅那種)、烏魚子、阿母包的肉粽、阿母做的芋稞、泡麵、關廟麵...等漂洋過海....哇哈哈哈...

還有重量級的呢。大同醬油膏(很奇怪,日本沒有醬油膏)、罐頭八寶粥、花生仁湯(不知道是不是電腦選的)...我很厲害吼。

 

當然扛來的所有品項並不是只有「一包」這樣客氣而不貪心的數字。

 

而且,還有不少遺珠留在鄉下憾恨。本來要帶一瓶舅媽做的豆腐乳,吃過的都說讚,沒蓋你!!是腐乳界中的王者/極品。但因為行李已經直逼25公斤了,只好留待下次,反正豆腐乳越陳越香。

最後割捨不少心頭好,行李才減到21點多公斤,還是一整個重。我另外還背了6點多公斤在身上,再壯的肉身也不堪這樣對待。

 

今天起,部落格更新的速度應該會勤些吧。

 

都九月快中了,日本還是很悶熱,晚上睡覺還得開冷氣,而且我住一樓,不敢開窗,會驚。

回台灣那三週,大概有2/3以上的天數都在下午後雨,有幾次還伴著轟轟雷響,且因為呆在鄉下,人、車、廢氣皆少,氣溫反而比大阪涼爽點。

秋天秋天快點來啊,好想道天涼好個秋。

 

shiaupei2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