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,大約每半年就要上牙醫洗洗牙,順便檢查一下有沒有需要治療的牙齒。

也不是習慣特別好,只是不想等到需要花大錢再來找牙醫。 

因為,牙齒是很麻煩的東西。

 

牙痛不是病,可痛起來要人命。

而整牙費用,除了很一般的拔牙、蛀牙、洗牙的治療以外,付起來也是會要人命的。

我弟平常就不愛惜牙齒,還年少輕狂的時候就滿口爛牙,一口牙整到好花了我爸媽數萬元,當時爸媽常跟朋友開玩笑「我兒子含了一台摩托車在嘴裡」。

j我不想含摩托車,只好平常勤花小錢。

其實,每次洗完牙步出牙醫診所,感受那滿嘴牙"咕溜咕溜"的感覺,很舒服。

 

上禮拜回台灣,也洗了牙。記得上次洗牙是去年九月。

健保明文有規定,出境超過六個月以上的人,才得以申請止付健保,我回台灣這樣頻繁只好乖乖地繳健保費。

既然繳了健保費,就不要浪費自己的權益,台灣這種健保給付範圍的醫療費用,比起日本的自付額,真的是感心價。

 

在台灣,一般小診所,我們只要付個100~150元掛號費,就可以享受很好的就醫權益。

前陣子,小黑到住家附近的診所看耳朵,醫生幫他檢查並清耳朵,最後領了藥回家,跟台灣一摸摸一樣樣的看病程序,價錢卻差很大。

那一次,小黑付了將近700台幣的治療費,也不過幾十分鐘的診療時間。

 

我老家鄉下,有兩間牙醫並列,中間只隔了兩三棟房,一間門庭若市,一間門可羅雀。

我假會的以為,平日來看牙醫的人肯定三三兩兩,省下打電話確認的動作,直接衝到那間門庭若市的診所要掛號洗牙,一進診所,只看到鄉下的老人、主婦把原本就小的診所擠得水瀉不通。

有幾個已經看完牙醫的阿桑,甚至捨不到走出大門,硬要跟客人、護士閒話家常幾句,鄉下的老人大概都很寂寞,看牙醫順便滿足心靈的空虛,一舉兩得。

 

到櫃檯前面後。

「有沒有掛號」護士問。

「ㄜ..沒有耶」我答。

護士很積極的幫我查一下當天整天的行程,面露難色的說「不好意思,今天都滿了」,「下次可能要麻煩你先電話掛號再過來,才不會白跑一趟」,「大概要一個禮拜前預約喔」。

我也面露難色的說「是喔,可是...我明天要出國ㄟ,可不可以麻煩妳幫我擠一下時間啊,晚上也可以啦,拜託」。

護士再次積極的掃視看病行程後,為難的說「嗯,目前真的不行ㄟ,還是...你留下電話,如果晚上有人取消,我馬上通知你過來」。

千說萬說,好說歹說都不行,只好斷念,轉戰隔壁沒有人煙的另一間牙醫診所。

「反正我只是要洗牙,技術再差影響也不大」心裡這樣想著。

 

踏入這家牙醫,冷冷清清的空間,只有一個醫師一個護士一個客人,還有我。

護士沒有上一家的笑臉迎人,只是冷冷的拿了表格讓我填寫。

戶外艷陽高照,但這家牙醫有陰天的氛圍,還有發霉的味道。

 

醫生用細若微絲的聲音指示我坐上診療椅,開始無言的洗牙,感覺醫生有點心不甘情不願。

整個過程,除了洗牙,就只是洗牙。

少了縝密的檢查,少了細心體貼的叮嚀。

也因此,少了一籮筐的客人。

診所的態度決定看診患者的多寡。

一樣是看牙醫,一樣是100元,但反應出來的價值差很大。

下次回去洗牙,我得提早一周打電話去那間門庭若市的診所預約,免得又被冷落到了。 

創作者介紹

懶絲222

shiaupei2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